当前位置:菏泽成人高考报名官网娱乐戴立忍张震是什么关系?为什么戴立忍张震长的那么像?
戴立忍张震是什么关系?为什么戴立忍张震长的那么像?
2022-11-23

戴立忍张震是什么关系?为什么戴立忍张震长的那么像?在娱乐圈,很多人都很难分得清楚戴立忍张震,因为他们长的实在是太像了。现在我们就来详细的了解一下,这两位外貌很像的明星到底是什么关系吧。

戴立忍张震是什么关系?为什么戴立忍张震长的那么像?

戴立忍张震

其实,戴立忍张震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当然也没有血缘关系,两个人都是明星,只是刚巧长的有些相似而已。

如果还是无法区分这两位明星的话,那我们就分别来看看戴立忍张震的个人资料吧。

戴立忍个人资料

戴立忍个人资料

戴立忍(Leon Dai),1966年7月27日出生于台湾台东,台湾电影导演、演员、赛车手,毕业于台北艺术大学戏剧系。

1991年参演《皇金稻田》开始出道。1995年编剧电影剧本《变宿》。1999年主演《想死趁现在》获得第36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男配角。2000年主演《浊水溪的契约》获得第35届台湾电视金钟奖电视剧最佳男主角。2002年凭借《两个夏天》获得第4届台北电影节专业类首奖。2009年主演《不能没有你》获得第40届印度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金孔雀奖。2010年凭借《不能没有你》获得 第10届华语电影传媒大奖最佳影片和第4届亚洲电影大奖最佳影片。2014年主演《寒蝉效应》入围第51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男配角 。

早年经历

戴立忍早年经历

1966年,戴立忍出生于台东,成长在高雄,高雄师范大学附属高级中学国中部毕业。私立高雄建功中学毕业。1990年,毕业于台北艺术大学戏剧系,主修导演专业。

演艺经历

戴立忍演艺经历

1991年,与邵昕、林建华共同参演周腾指导的一部台湾电影《皇金稻田》开始出道 。

1994年,与Wenming Chen、李立群共同参演赖声川指导的《飞侠阿达》。

1995年,以创作剧本《年少轻狂》获得行政院文化建设委员会优良剧本奖 。

1999年,与水野美纪、柏原崇共同参演陈以文执导的《想死趁现在》获得第36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男配角 。

2000年,先是与黄磊,刘若英共同参演徐立功、尹祺共同执导的喜剧电视剧《夜奔》获得第37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男配角[8] ;随后参演《浊水溪的契约》获得第35届台湾电视金钟奖电视剧最佳男主角。

2002年,戴立忍执导的《两个夏天》获得第4届台北电影节专业类首奖和第39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创作短片奖。

2007年,与言承旭、吴孟达共同参演的《白色巨塔》并饰演邱庆成,获得第42届台湾电视金钟奖戏剧节目最佳男主角。

2008年,主演的《停车》中饰演大宝,获得第45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男配角。

2009年,执导的《不能没有你》在第46届台湾电影金马奖获得6个奖项(最佳剧情片、观众票选最佳剧情片、最佳导演、最佳剪辑、年度台湾杰出电影、最佳原著剧本),第4届台北电影节获得媒体推荐奖和百万首奖,第40届印度国际电影节获得最佳影片金孔雀奖。。

2010年,《不能没有你》在第10届华语电影传媒大奖再获3个奖项(最佳影片奖、百家传媒年度致敬电影人、最佳导演奖),第4届亚洲电影大奖最佳影片奖 。

2012年,与黄渤、杨颖共同参演由蔡岳勋执导的动作、剧情电影《痞子英雄之全面开战》,并饰演跋摩首领 。

2014年,与徐若瑄、郭采洁共同参演的徐小明执导的《寒蝉效应》入围第51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男配角。

个人生活

戴立忍个人生活

2006年,戴立忍与桂纶镁因合作电影《经过》传出恋情。

2009年,在第46届台湾电影金马奖的现场,戴立忍与桂纶镁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

2014年,报道戴立忍与桂纶镁两人已经登记结婚 。

获奖记录

戴立忍获奖记录

台湾电影金马奖

▪ 2014 第51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男配角奖 寒蝉效应 (提名)

▪ 2009 第46届台湾电影金马奖观众票选最佳剧情片奖 不能没有你 (获奖)

▪ 2009 第46届台湾电影金马奖年度台湾杰出电影 不能没有你 (获奖)

▪ 2009 第46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原著剧本奖 不能没有你 (获奖)

▪ 2009 第46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导演奖 不能没有你 (获奖)

▪ 2009 第46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剧情片奖 不能没有你 (获奖)

▪ 2009 第46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剪辑奖 不能没有你 (提名)

▪ 2008 第45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男配角奖 停车 (提名)

▪ 2002 第39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创作短片奖 两个夏天 (获奖)

▪ 2000 第37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男配角奖 夜奔 (提名)

台湾电视金钟奖

▪ 2007 第42届台湾电视金钟奖戏剧节目最佳男主角奖 白色巨塔 (提名)

▪ 2002 第37届台湾电视金钟奖单元剧最佳男主角奖 月光 (获奖)

▪ 2000 第35届台湾电视金钟奖电视剧最佳男主角奖 浊水溪的契约 (获奖)

华语电影传媒大奖

▪ 2010 第10届华语电影传媒大奖百家传媒年度致敬电影人 不能没有你 (提名)

▪ 2010 第10届华语电影传媒大奖最佳导演奖 不能没有你 (获奖)

▪ 2010 第10届华语电影传媒大奖最佳影片奖 不能没有你 (获奖)

上海电视节

▪ 2007 第13届上海电视节最佳男演员奖 白色巨塔 (提名)

台北电影节

▪ 2009 第11届台北电影节媒体推荐奖 不能没有你 (获奖)

▪ 2009 第11届台北电影节百万首奖 不能没有你 (获奖)

▪ 2002 第4届台北电影节专业类首奖 两个夏天 (获奖)

亚洲电影大奖

▪ 2010 第4届亚洲电影大奖最佳影片 不能没有你 (提名)

印度国际电影节

▪ 2009 第40届印度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金孔雀奖 不能没有你 (获奖)

人物评价

戴立忍个人评价

戴立忍是个好老公,而且很有成熟男人的魅力(好友莫文蔚评)。

造型虽然灰头土脸,却依然难掩英俊挺拔,而且冯波心中仰慕的那种类型(搭档冯波评) 。

在荣耀的光芒背后,戴立忍靠的不是运气而是二十五年的坚持,毕竟电影的这条路,他走了很久了(好友江宜桦评)。

戴立忍是当之无愧的最佳男演员,也是解晓东见过演古装片演得最棒的男演员(歌手解晓东评) 。

张震个人资料

张震基本信息

张震基本信息

张震,1976年10月14日生于台湾省台北市,祖籍浙江省余姚市,中国台湾男演员、歌手。

1991年主演台湾导演杨德昌执导的电影《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凭借此片提名第28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男主角。2000年参演李安执导的电影《卧虎藏龙》,获得2001年第20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配角提名 。2008年凭借主演田壮壮执导影片《吴清源》荣获第三届大阪电影节外语片最佳男主角奖。2011年在《建党伟业》中饰演蒋介石 。2012年12月初参加“神枪杯”八极拳比赛,获得青年组一等奖 。2015年2月18日参加2015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表演节目《江山如画》 ;4月30日主演的电影《赤道》全国公映。

2009年与助理庄雯如开始交往,2013年1月4日向女友求婚成功,2013年11月18日于台北光点电影院举行婚礼 。2015年3月10日张震在微博公布宝宝的脚印照,并当上爸爸。

张震演艺经历

张震演艺经历

1980年,童年时期参演了宋项如执导,胡慧中主演的电影《三角习题》 。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1991年,15岁时主演第一部电影《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该片由台湾杨德昌执导,张震与父亲、哥哥一同演出,凭借该片提名第28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男主角,成为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入围者 。

张震电影剧照

1996年,与柯宇纶主演杨德昌执导的喜剧片《麻将》 。

1997年,与张国荣、梁朝伟主演王家卫执导的经典文艺电影《春光乍泄》,在片中饰演张宛,还凭此片角逐法国戛纳国际电影节最佳男主角,提名第17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配角 。

2000年,参演李安执导,周润发、杨紫琼、章子怡主演的电影《卧虎藏龙》,获得2001年第20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配角提名。

2001年,与戴立忍、李心洁主演,林正戴执导的爱情片《爱你爱我》。凭借此片角逐德国柏林国际电影节最佳男主角。

2002年,参演刘镇伟执导,王家卫监制,王菲、赵薇、梁朝伟主演的爱情喜剧电影《天下无双》,在片中饰演正德皇帝朱厚照 。

2003年,与梁朝伟、杨千嬅共同主演爱情电影《地下铁》。

2004年,参演王家卫执导,梁朝伟、木村拓哉、章子怡、王菲领衔主演的电影《2046》。

最好的时光

2005年,凭与舒淇主演的电影《最好的时光》角逐法国戛纳国际电影节竞赛单元最佳男主角,并提名第42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男主角。

2006年,主演苏照彬执导的科幻惊悚片《诡丝》,该片是台湾电影史上花费最大的影片 。同年主演田壮壮导演执导的影片《吴清源》 ,凭借此片提名第43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男主角,角逐意大利罗马电影节竞赛单元最佳男主角 ,并在2008年第三届大阪电影节上,击败《通天塔》的布莱德·皮特、《窃听风暴》的乌里希穆埃,勇夺外语片最佳男主角奖,成为大阪电影节上首位获奖的华人演员 。

2007年,参演吴彦祖、舒淇、刘烨主演的动作战争剧《天堂口》。

2008年,参演吴宇森执导,梁朝伟、金城武、林志玲主演的史诗电影《赤壁》 ,并凭借《赤壁2:决战天下》提名第29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配角。同年在徐克导演的惊悚片《深海寻人》中饰演精神病患者Simon。

2009年,与方中信、范文芳、江一燕主演爱情电影《蓝色矢车菊》。同年在拍摄《一代宗师》之前 ,经王家卫引荐,跟随八极拳第八代传人王世泉学习内家拳法。

2010年,与谭咏麟 、张雨绮主演喜剧电影《财神到》。

2011年,在建党90周年献礼片《建党伟业》中饰演蒋介石 。

2012年的12月初,张震奉师父之命参加了由吉林省武术运动协会主办的“神枪杯”八极拳中获得青年组一等奖[40] 。同年在陆川执导的历史战争剧《王的盛宴》中饰演汉初三杰之一的韩信 。与隋棠、郭雨传义务出演关怀失智老人的电影《昨日的记忆》。

2013年,在李芳芳编剧并执导,与章子怡、黄晓明、王力宏、陈楚生联袂主演励志片《无问西东》,在剧中饰演张果果 。

2014年,与刘诗诗、王千源、李东学主演爱情悬疑剧《飞鱼服绣春刀》。

2015年,张震和吴京加盟2015年羊年春晚,表演以“讲中国故事,展中国精神,共度中国年”为宗旨的武术节目《江山如画》,将不同风格的武术节目搭配,再现《卧虎藏龙》等电影中的经典功夫场面。

张震个人生活

张震和妻子

家庭情况

张震的父亲张国柱也是一名电影演员 。母亲赵欣然,哥哥张翰。

感情婚姻

2005年1月,与交往6年的路嘉欣分手。2009年与其助理庄雯如开始交往。

2013年1月4日向女友求婚成功。

2013年11月12日在台北登记结婚。

2013年11月18日于台北光点影院举行婚礼 。2014年10月初,庄雯如传出已经怀孕3月的消息,张震几乎已暂停所有演艺工作,专心在家陪老婆待产。

2014年10月4日上午,张震的爸爸张国柱接受媒体采访证实儿子的喜讯:“很开心,觉得这是自然的事,等了很久,但细节保密。加上金马入围,觉得儿子好事连连。”

2014年10月25日,张震透过经纪公司发出声明,低调地证实家里将迎接新成员,谢谢大家的关心与祝福,如今又有消息指出,小俩口“爱的结晶”其实已有5个月,将在2015年春天迎接爱女诞生。2015年3月10日,妻子庄雯如为张震生下了一位女儿,张震当上爸爸 。

张震社会活动

张震社会活动

2005年,参加董氏基金会举办的“忧郁青年向阳计划”公益募款活动,向年轻人讲解如何缓解压力。

2007年,受邀担任中华基督教救助协会“浮萍儿30圆梦”公益活动代言人,为弱势儿童课后陪读班募款 。

2015年4月23日,张震亮相第五届北京国际电影节闭幕式。

张震获奖记录

张震获奖记录

台湾电影金马奖

▪ 2014 第51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男主角 绣春刀 (提名)

▪ 2006 第43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男主角奖 吴清源 (提名)

▪ 2005 第42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男主角奖 最好的时光 (提名)

▪ 1991 第28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男主角奖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提名)

张震艺术照

香港电影金像奖

▪ 2011 第20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配角奖 卧虎藏龙 (提名)

▪ 2010 第29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配角奖 赤壁2:决战天下 (提名)

▪ 1998 第17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配角奖 春光乍泄 (提名)

张震个人写真

亚洲电影大奖

▪ 2007 第1届亚洲电影大奖最佳男演员奖 吴清源 (提名)

日本大阪电影节

▪ 2008 第3届日本大阪电影节最佳男主角奖 吴清源 (获奖)

张震写真

华语电影传媒大奖

▪ 2015 第15届华语电影传媒大奖最佳男主角奖 绣春刀 (提名)

武术获奖

▪ 2012 神枪杯八极拳武术比赛青年组一等奖 (获奖)

张震人物评价

张震人物评价

他演的戏通常话很少,直到拍《爱神》时,才真正把演戏作为一个正式的职业,但就在他还处于“打工心态”的时间段里,杨德昌,李安,王家卫却不约而同地找上了他。他真的有些散漫与任性,如果角色不适合,斯皮尔伯格找他他也未必去演。当他站在我们面前,嫉妒终于找到了发作的完美借口,因为他让人悲哀地想起这句话:诗人只能被赋予,而不能被造就。一个好的演员也同样如此 。

其实他是一个很聪明的演员,他知道哪些戏重要,哪些是需要技巧的,哪些是可以不用的,他的那种轻微的心理控制和冲动上,传达得特别准确,基本上重要的东西他都不会轻易放过的,他其实是个悟性很高的演员。(田壮壮评)

我突然感觉他(张震)是长大了,他有很大的气场。我相信这是他的一个新的时代新的开始,我可以估计作为一个导演看一个演员的话就像戏里面说的每一个事情都有一个火候,从这部电影(一代宗师)开始他的火候已经到了。(王家卫评)

张震是我近年来看到的最好的演员,他身上有种“味道”,是如今年轻演员都不具备的。(侯孝贤评)

张震的眼睛中有冷冷的寒光隐现,当他的眼神出现暖意时,仍有掩藏不了的忧郁,一旦激情爆发,却能刺穿人的心扉。我记不起还有哪位演员拥有这样一双眼睛!(单弦评)

戴立忍张震相关新闻

戴立忍:再把我认作张震,我就替他签名

不能说的夏天

台湾电影导演,多谦逊有礼。除了声名在外的李安,还有个典型人物,戴立忍。他只拍过三部没有在内地公映过的电影,只在内地大银幕中饰演配角,但总能让小圈子里的影迷们念念不忘,大加赞赏。

47岁的戴立忍,半白头发有些凌乱,蓄着两撇胡子,穿着有些皱的西装,有些不修边幅,但精神很好,完全是迷人的大叔风范。他有烟瘾,常常在采访间隙点支烟猛吸两口,见记者坐下来了,赶紧掐灭烟头,桌子上的烟灰缸里,有五六根洗了一半就掐灭的香烟。他又一边挥挥手想赶快散去空气中的烟味,一边抱歉,“不好意思,想抽两口烟了”。

戴立忍

比外表更迷人的是戴立忍对电影的见解。内地电影圈一片热火朝天,有的人狂喜,有的人暴躁,为了一个“利”字奔波。而在戴立忍面前,你总能感受他的平静和谦逊。

他滔滔不绝地讲,他作为一个演员在各个电影中“周游列国”,观察他人对电影的思考,这是他执导电影的养分 。他也以开放的心态看待台湾和大陆电影之间的差别——“我不觉得台湾导演对大陆电影圈有隔阂。譬如你到陌生的地方去,一定会有这样陌生的感觉。也就是这样才有趣不是吗。你有一个距离,你有认识他的过程,对我们来说,这都是一个新世界啊。”

就像他四年前说的,“这辈子唯一拥有的就是电影梦。” 他执导的片子不多,四年前的《不能没有你》在金马奖上大获全胜。他演的电影类型各异,而他的角色往往是最出彩的那个。

有趣的是,人人往往不愿意看他做了什么,大多关注的是他和台湾著名演员张震的撞脸。采访前他的工作人员说,在福建机场,有个人一看到他就连忙喊,“哎呦,快看,张震!”戴立忍没有说话,只是笑笑。我问他,介意吗。大叔笑开了,“有人把我当成张震,我可以写个张震的签名给他,哈哈哈。我们两个都知道彼此撞脸了,我想总有一天我们要演兄弟。”他还开起玩笑,“(你看我)是不是像犀利哥?”

谈表演——

“总碰到黑暗角色,为什么啊,我这么单纯?”

搜狐娱乐:你在电影中饰演的角色神秘人,既黑暗,又有种幽默感。你自己觉得呢?

戴立忍:如果有呈现这部分的话,还是挺必要的。我想起一句犹太古谚,“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人经常活着活着就开始自大了,以为自己能掌握别人,到头来却发现自己特别傻,自己并不能超越另外一层控制。

搜狐娱乐:任达华以前有很多反派角色在内地人心里印象深刻。你跟他合作感觉如何?

戴立忍:他是很专业的演员。香港演员在技术上非常纯熟,走位或者和摄影机之间的关系都很熟练。不过任达华有一份自由,他可塑性很高,不会按照一个既有的方便的模式,他还是愿意去尝试新的东西。本来他已经是任达华了嘛,可以按照他的那套去做。但是他不会那样,比如在《杀生》里他会玩别的东西。

搜狐娱乐:你这几年演的角色都很不一样,有都市题材的《万有引力》,也有古装历史题材的《大明劫》,这次是个黑帮人物。你在剧本挑选上都看中的是什么?

戴立忍:其实我首先看的是创作团队,看他们想做什么。剧本反而是次要的。因为我们经常看到一个好剧本,最后被拍成平平庸庸的。我自己对剧本是没有限制的。以前演的角色类型太少了,这两年在表演上非常满足。我这个人很好奇,很喜欢尝试,这些表演过程确实学习到很多。

搜狐娱乐:黑暗一点的角色,会让你演得更过瘾吗?

戴立忍:可能吧,可能这些创作团队碰到黑暗的角色,容易想到我。为什么啊,我这么单纯的人!开玩笑,其实我喜欢把那种制式化的角色复杂化,跟我们的生活联系在一起,这样才能被理解。如果一个反派角色不能被理解的话,那他就失去了功能。你没办法理解他,就会排斥他。唯有理解的情况下,才会警惕。

搜狐娱乐:看你演的影片,有偏文艺的,也有商业片。你个人偏好哪种类型呢?

戴立忍:都喜欢。哈哈。可能跟大环境有关,现在拍的商业片多了。2000年以前华语电影以艺术片为主,类型片比较少。现在正是最好的时候,这是表演很过瘾的年代。

谈导演之路——

“任何人,哪怕是斯皮尔伯格,也不会知道电影的全貌”

搜狐娱乐:不过看你导演的片子,还是走文艺路线比较多。

戴立忍:还好啊,之前《台北朝九晚五》,就是走商业的。走什么路线跟资源有关。你有不同的资源,可能讲故事的语调就不一样。我还是倾向就故事论故事,不会就想着我要商业,或者我要文艺。

搜狐娱乐:导演和演员两个身份,哪一个更让你得心应手?

戴立忍:我对剪辑,对剧本和表演都很热情。像演员这个工作,是让我接触行业,跟大环境保持同步很重要的一个方面。作为演员,我仿佛可以周游列国,看看别人怎么思考电影的,然后跟他们有交流,有撞击。这也是我执导电影的养分。

搜狐娱乐:很多台湾或者香港过来的导演,对内地有种隔阂,你会有这样的感觉吗?

戴立忍:嗯,我不觉得这是隔阂。譬如你到陌生的地方去,一定会有这样陌生的感觉。我到加拿大,法国,菲律宾,甚至到台湾台东,都会有不熟悉的感觉。也就是这样才有趣不是吗。你有一个距离,你有认识他的过程,这个过程太有趣了,对我们来说,这都是一个新世界啊。我觉得这是好事。在内地有演戏的时候,也有新刺激,这也是学习的过程。

搜狐娱乐:你是资深的导演了,还在处于学习的阶段?

戴立忍:那很快就用光了(笑)。我觉得任何人,包括史蒂文•斯皮尔伯格,都不可能知道电影的全部面貌。尤其我作为台湾的导演,有太多的电影人我都没接触过。每个地方的人对电影都有不同的思考,这不是客套。表演工作是我认识人的方法,认识很多很优秀的电影人的看法。

谈形象——

“不介意被人认作‘张震’,总有一天要演兄弟”

搜狐娱乐:看到你在微博上发了一张年轻时候的照片。很多人都觉得比金城武还要帅。不过从你的经历来看,你好像从来没想过当偶像派。是这样的吗?

戴立忍:走偶像派,哈哈。我还是喜欢做我感兴趣的事情。我喜欢自由自在。当偶像很累的,一言一行,容貌举止,都要符合规范要求。对我来说,可能会比较累吧。

搜狐娱乐:你会注重保持外形吗?

戴立忍:你看我接受采访都不化妆,头发还没有梳。在演出的时候,可能要注意外形,要锱铢必较,要考虑怎么样更好地传达效果。但是平常,我们想想看,那些上个世纪最伟大的演员,我们从来不知道他们日常生活中是什么样子的。我觉得演员就应该这样,只活在角色之中。只有偶像,是都需要认可的。平常我也不会太邋遢,我该怎么活就怎么活吧,不希望背上什么包袱,太累人了。另一方面,我也不会太介意他人的看法。

搜狐娱乐:年轻时候也是这么想的,在外形上没有包袱?

戴立忍:一直没有,从小教育的关系吧。人不可貌相,外貌只是老天要你长这个样子的。(你是说)犀利哥的意思吧,哈哈。

搜狐娱乐:你也知道犀利哥?你对内地的社会挺关注的。

戴立忍:当然了。我也是网络爱好者。作为一个创造者,要不断跟现实社会。至少要观察了解,得到自己的看法后,可以用到片子里。

搜狐娱乐:有人把你比作张震,你也不介意?

戴立忍:不介意啊。有人把我当成张震,我可以写个张震的签名给他,哈哈哈。我们两个都知道彼此撞脸了,我想总有一天我们要演兄弟。

戴立忍 搞混我和张震没关系记住演的角色就够了

在采访之前和身边人做了一个小调查,大多数都认为戴立忍至少从长相上简直就是一个“成熟大叔版”的张震,甚至你要搜索资料,在戴立忍贴吧中都会有诸如“《王的盛宴》中的韩信是戴立忍演的吗?”这样的问题,对此他笑言确实知道此事,甚至自己看杂志照片都会把两个人搞混淆,尽管他表示希望以后能和张震在戏里演一对兄弟,但在侯孝贤已经杀青的新片《聂隐娘》中,他却与张震演起了父子,这应该算是“最萌年龄差”了吧。

【关于新片《不能说的夏天》】

从未见过父亲的白白(郭采洁饰),23岁时从台北独自来到东部音乐学院求学,去追求渴望已久的独立与自由。她满怀欣喜地加入学校的乐团,并遇见在台东长大的19岁学弟木宏(黄远饰),木宏天生拥有的自由与单纯的灵魂,对白白更是一往情深。学校音乐学院的李教授(戴立忍饰),之前把毕生热情放在音乐上,在遇到白白之后,却唤起他对青春向往的欲念。利用手中的权力形成的封闭供生关系,让白白陷入错恋之间。一起校园师生恋迅速地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与网络上各自意见的激战……

能否接受师生恋?

了解自己,所以不触碰这个职业

新京报:你其实对社会新闻一直都很关注,这部电影也是根据真实的故事改编,你有没有接触过故事的原型人物?

戴立忍:其实我没有参与他们前期的工作,女演员们共同参与了三四个月的体验,他们一起工作了很久,那部分我是没有参与。

新京报:你是怎么看待片中这种师生恋的?

戴立忍:本来师生之间就是一种不对等的权力关系,特别是有一方(指类似影片中的女学生)的人格、价值观还在建立过程中,所以很容易有一些心理上的妄想,情感上的寄托,人格还不能那么独立的时候,就可能会有这样的情况。而比较拥有权力的那一方,如果他自己也没有想清楚的话,那就危险了,最糟糕的情况就是变成性侵。我只能说拥有越多权力的人,你必须要有更多的责任,不能够利用这个权力把它放在感情世界,或者是正常的男女关系当中。

新京报:也就是说道德是约束自己的,像要求别人的一样?

戴立忍:对,尤其是师者,传道授业解惑,当你在用权力或者是用道德的方式去满足自己私欲的时候,我觉得那是最糟糕的,尤其是在我们这么注重道德伦理的地方,大家都依赖这个东西在社会上形成一种人跟人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去利用这个关系的话,我觉得真的是要多想一下,因为这种事情是很不对的。

新京报:现实中你能接受师生恋这种关系吗?

戴立忍:我可能没有办法说服自己,所以我一直没有去把老师当成职业,因为我知道我自己是什么人,我可能要面对自己的那部分去解决,所以我宁愿退后一步,我不去接触这个职业。

新京报:之前桂纶镁在《圣诞玫瑰》中演了一个被侵犯的角色,感觉你们两个人是在不同的时空中演了一次对手戏。

戴立忍:说实话,《圣诞玫瑰》我没看,我知道她好像是演一个身体不方便的人,也遭遇到了权势不对等关系的侵害,但我没有看她这个片子。

为何总演负面角色?

我是被选择,但一样能演出深度

新京报:《不能说的夏天》角色又强势又逃避的性格,你能认同吗?

戴立忍:我觉得能够认同。这个角色我换一个方式讲,就是一个人他生命有了缺憾,这个是他自己本身必须要解决的,但是他却把这个解决的方法,或者说把这个包袱丢到别人身上去了,用别人的困惑来解决自己的问题,这个我是特别能够认同的。他是我们每一个人在生命过程当中都有可能出现的,但是不一定是以这样的事件方式出现,但是这个线条是一定存在。其实应该是你自己为你的生命负责,为你改变自己现在的状态作出更多的努力,可是你却没有那么做,而是把这个问题丢掉别人身上,希望能够借用别人来解决自己的问题。从这个角度来看角色的话,其实是我们大多数人在生命当中某一个选择的时候都会遇到这样的问题。

新京报:演起来哪场戏比较过瘾?

戴立忍:其实都挺过瘾的,就我现在的表演方式来讲,每场戏对我的强度都差不多,不会有太特殊的,每一场对我来讲都很重要,是一个角色的铺排。

新京报:你演的很多角色都算是比较有些抑郁或者人性很复杂,包括这次的教授,是每次片方有这样的角色会想到你,还是你自己觉得这样的角色比较有挑战性?

戴立忍:我是被选择。我总结过这件事情,我想这件事情从当时的电视剧《白色巨塔》开始,原因就是因为我在面对所有的负面角色,或者是这个电影当中比较坏的角色,我通常的做法会把它更还原到接近我们一般真实生活的状态或者情感上可以理解的状态,而不只是很扁平地表现他单纯的面向、邪恶的面向,或者是阴郁的面向。我个人认为这样的做法,它的好处是让观众或者是让这部电影讨论的空间能够更理解所谓恶的形成是什么,恶如何形成,或者是说错误的选择是如何形成的。我个人认为我们不要把所谓的坏人或者是恶,或者是负面角色那么扁平、单纯符号化,能够让剧情有更多的反思跟讨论的空间,我觉得这样的角色会比较有价值。

我也始终相信人性本善,世界上没有单纯的恶或者天生的坏,他做了不对的反社会的行为,一定有他背后形成的原因跟动机。我认为更有价值的是去理解背后的那个行为形成的过程,而不是一味地指责或者是惩罚、谩骂。

如何看台湾电影现状?

很多导演有骨气,不向市场妥协

新京报:提到台湾电影,大家第一印象跳出来都是文艺片。你对台湾电影也有一些自己的见解,台湾现在文艺片的现状怎么样?

戴立忍:其实台湾主流电影是文艺片,为什么呢?因为制作规模的限制,它会影响到你只能选择某一些类型,这个是很实际,很单纯的数字跟成品之间的关系。

为什么会有制作规模的限制?当然它就是来自于市场,包括电影票房,包括销售受局限,所以大家会觉得台湾大部分电影有一种文艺片的气息,就是因为制作资金的影响。

这几年我们也看到很多逆向思考的东西,越是市场规模不大,我越是用一个很高的制作费去制作,这样的话我可以把市场打开,像《痞子英雄》,魏德圣的一系列影片都是基于这样的反向思考。当然最主流的还是制作费600万到800万人民币。这个情况对很多台湾电影工作者而言已经算是很好的了。在六年之前,《海角七号》作为一个分水岭,当时的制作费大概是600万人民币左右,在它之前600万的投资已经是当时最顶级的制作。

新京报:看到过一些数字,现在台湾的一些文艺片导演,他们的收入和大陆相距甚远。

戴立忍:是的,相差非常远。当然李安是一个特殊的例子,因为他长期住在美国。会有很多人必须兼拍MV、兼拍广告,或者适应物质条件比较简单的生活,然后还坚持着希望能够拍电影。这样的创作者的集体状况,它也会反映在台湾电影的整体样貌或者气质上,你可以看得出来是一些还蛮有骨气的、不妥协的,或者是说他比较不愿意讨好观众的,他还是坚持着自己的创作观。

自己当导演体会怎样?

非常非常累,一路都是撑过来的

新京报:就像你当年导演的《不能没有你》一样。

戴立忍:对。我当时大概用了只有八九十万人民币拍成《不能没有你》,非常少的经费。像目前在中国大陆同样每年有五六百部电影,其实有小部分的制作费也是比较局限,甚至是在这五六百部之外的那些电影,还是有很多人有创作的欲望,有电影梦,然后他用极少的经费在拍摄。电影这个创作行为本来就是一个需要资源大的活动,虽然是影像数位化之后,门槛降低了,可是它还是会有一个门槛在那儿,那个门槛同时也会决定了你拍摄的内容、类型、走向。当然我们希望市场能够越大越好,这样观众能看到的或者是电影工作者能够选择的范围会更多元化。

新京报:现在像八九十万这样投资的电影还有吗?

戴立忍:在台湾如果要上影院正规制作的话,八九十万不可能,纪录片存在,但是在剧情片上不存在,几乎不可能。当时我也不知道怎么撑过来的,八九十万是我手上有的资金,我自己的工钱完全没有计算过去,我等于是拿了两年的时间来换。我自己身为编剧、导演、制片、剪接,我已经涵盖掉了很多可能很花钱的职务,所以八九十万在当时勉强算是完成了。现在我要拿八九十万拍,太累了,非常非常累。

新京报:现在有没有具体再做导演的计划?

戴立忍:有。每次我在做一个题材的时候,我是自己写剧本,一开始要做很多的功课,像最近我正在很热切地做一个剧本,正在进行田野调查。

新京报:也是社会题材吗?

戴立忍:可以说是社会题材,有商业成分,也有跟社会对话的空间。但是我不敢跟你保证什么时候见面,或者做到一定程度以后我觉得它不适合拍摄,也有可能。就像我讲的,我现在不为什么而拍,我就为了故事本身去拍,我一定要到了一种饱满的状态我才会去选择拍摄它。

新京报:做导演是为了自己纯粹一点而拍,那接戏是为了收入,或者是为了家庭?

戴立忍:收入是一部分。另外一部分,当演员这个位置也是我吸收养分的方式,因为我跟很多不同的剧组、导演、优秀的电影工作人员合作,长久以来一直是我吸收养分的方式,我在更新我的对于电影拍摄技术的观念,对于电影这件事情的看法想法。

新京报:也算是给自己充电。

戴立忍:没错,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棒的方式。

撞脸

《聂隐娘》和张震演父子

新京报:在内地很多观众或者是网友会把你和张震搞混,你知道这个事情吗,你会不会介意?

戴立忍:我自己知道这个事情,怎么会介意,因为我也搞混过。我曾经看到杂志上面的照片,我还呆了几秒,我想我什么时候拍过这张照片,我在努力回想的时候我旁边朋友提醒我,哎,你看底下的字,那是张震。我说噢,那是张震,这么像。是一张黑白照片。我跟张震私底下也算熟,我们会透过通讯软件分享一些事情,我们都彼此知道这件事情,我们也都希望能够有一天在同一部戏里面演兄弟这类的角色。

新京报:《聂隐娘》杀青了,你在其中演一个什么角色?

戴立忍:跟他演的是父子,具体还不方便透露。

放轻松

你们认为我是大叔控?其实我算是“弟弟控”!

新京报:现在比较流行大叔控,你觉得你是“大叔控”会喜欢的类型吗?

戴立忍:我给人的印象比较严肃,会直接表露的情感极少。反而是从年轻的时候到现在都有很多比我年长的女性,她们因为社会经验也足够嘛,比较勇于表达。至少表露出来的是比我年纪大的一些女性,她们会比较直接地表现。

戴立忍张震没有一点血缘关系竟然还可以长得这么像,这确实是有点匪夷所思,也怪不得有那么多的人误会他们会有什么关系。

//文章网站 //统计代码